京暮新窗口 > 深读 > 调查

人工智能专业学霸的毕业季:同学被争抢 人才难找

2017-12-13 16:01 编辑:任一湃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12月13日讯,早晨的太阳洒下暖光,知春路23号的量子银座大厦14层,速感科技创始人及CEO陈震正在给员工们开会。过去的一周,他刚刚犒劳了全公司一次集体旅行,这是速感科技每年的例行福利。3岁的速感科技和24岁的陈震,是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AI)这个行业里初升的朝阳。

在过去这一年,无论是十九大报告、国务院印发的发展规划、中关村产业培育计划、乌镇互联网大会议题、2017年度中国十大流行语,还是12月10日的国考考题,都提到了“人工智能”。

当计算机可以像人一样学习和思考,人的就业岗位是否会大幅缩减?从人才市场看,情况似乎并非如此,蓬勃发展的人工智能产业正在用高薪网罗稀缺的专业人才。

陈震2018年6月才正式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作为老板,也感受到了人才供求市场的变化:“人工智能人才现在供不应求,我觉得它会替代掉一些重复性的人口堆积式产业,但同时又会衍生出许多新鲜岗位。”

    需求增幅

根据智联招聘在2017年第三季度发布的《人工智能就业市场供需与发展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到2017年第三季度人工智能人才需求量相较2016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79%,是2016年第一季度人才需求量的近3倍。

    现状

    “人很难招,供需紧张”

“我接触‘人工智能’的时候,其实还没有‘人工智能’这个说法。”陈震自己也被这个拗口的开场白逗乐了。

本科时,陈震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最热门的专业之一——计算机。大二那年,他进入软件开发国家实验室从事vSLAM核心视觉技术的研究与学习。2014年,还在读大三的陈震参加了大学生挑战杯,获得金奖的他立刻吸引了投资人的注意。毕业后从事软件开发工作?还是立刻在全新的领域创业?陈震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2014年前后,我的研究偏向于计算机视觉和机器人技术,后来又接触了语音识别、图像处理、视觉交互等等,但就是没有‘人工智能’这个说法。2016年AlphaGo的出现,才让‘人工智能’迅速成为热点。”

时至今日,中国依然没有高校开辟人工智能专业,陈震在清华大学的研究生学业也是隶属于计算机系门下。

“人工智能有一个涵盖非常广的范畴,计算机、电子、半导体、自动化甚至医疗等等,都有涉及。所以,不可能像去法学院找法律人才那么直接,没有人工智能学院供企业去搜寻人才。”

速感科技的60多名员工,有三分之一和陈震一样是学生身份,另三分之二是来自各行各业的跨界人才。想在人工智能行业找到多年从业经验的人才,几乎不可能,因为它才刚刚兴起。陈震在北航和清华的同学,可以收到很多公司的邀约,而他自己因为早早创业却加入了争抢人才的行列。

“人很难招,人才少,而且来自大公司的竞争压力非常大,更加剧了供需紧张。”

    平均薪酬

    10001—15000元/月

《报告》显示,在人工智能人才呈现巨大缺口的市场状况下,企业给人才的薪酬普遍高于全国平均薪酬。人工智能企业在招聘时给出的薪酬预算33.7% 集中于 10001—15000 元/月区间;27.7% 集中于 8001—10000 元/月区间;26.7% 集中于15001—25000元/区间,远高于7599元/月的全国平均水平。

    人才

陈震毫不避讳薪水是招人必备的杀手锏,和BAT这样的行业巨头相竞争,速感科技提供同等职位略高的薪水,以吸引人才。

本科和研究生都学习计算机的陈震知道,计算机是近几年高考最热门的专业之一。“就我了解的情况,选报高考专业的时候,考生自己很难有清晰的专业认知,很大一部分是受家长影响。而家长出于对孩子的期望和未来生活保障的考虑,选择的热门专业一般都是时下收入高的专业。我觉得这无可厚非,很正常。”

除了高薪,速感科技有自己独特的愿景。“小公司有小公司的好,我们在发展早期,预留给新同事的股权、期权回报会更多一些,晋升通道也会比大公司更通畅、晋升速度也更快。”

陈震不想成为乔布斯那样的商业偶像,他想和同事们开发出一款影响深远的产品。目前,速感科技主要提供计算机视觉摄像头和集成摄像头算法的视觉模块。对家用来说,可以让诸如扫地机器人这样的产品不再杂乱无章地运动,而能科学定位导航,实现智能清扫。而应用到工业中,可以让仓库的物料搬运车实现智能定位和导航,节约成本。

“可能普通大众理解的人工智能就像钢铁侠那样,既有人机交互设备‘贾维斯’,又有无所不能的钢铁战衣。而现实中,人工智能还远没发展到那一步,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是成熟产业链中一个有明确任务的环节。大众理解的人工智能产品,就是由我们这样的公司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完成的。”

在11月底的首届中关村前沿科技创新大赛闭幕式,速感科技位列前三,靠的并不是大而全的创新,而是在机器人视觉解决方案领域的“精耕细作”。

    专业紧俏

《报告》显示,存量人才中的机器学习人才仅占比6%,但是需求占比却达到11%,机器学习类人才最为紧俏。

机器学习,是指专门研究计算机怎样模拟或实现人类的学习行为,以获取新的知识或技能,重新组织已有的知识结构使之不断改善自身的性能。它被认为是人工智能的核心,是使计算机具有智能的根本途径。

    未来

    用高薪和愿景与BAT竞争

    “人并不会被取代而将投入新岗位”

当扫地机器人越来越智能、物料搬运车可以自动行驶,家政人员和叉车驾驶员是否将被替代?

陈震认为,在前三次工业革命(蒸汽技术革命、电力技术革命、信息技术革命)中,都会有新的技术来替代重复性的劳动。现在所处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全新技术革命),也会替代一些重复性的、被边缘化的、人口堆积式的行业,但同时,每次技术革命又都会带来新的岗位。“人最终还是会投入到新的岗位中去。”

根据“德勤”发布的报告,人工智能已经在英国取代了80万个低技能工作岗位,但是同时也在英国创造了350万个新就业机会。其中,后者的年收入比前者多1.3万英镑。

陈震介绍,虽然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刚起步,发展比较分散,但上下游关系正慢慢形成,产业聚焦和整合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像‘速感’这样规模的小公司有很多,大家都在找寻自己在产业链中的定位。我们目前所做的就是希望给客户提供低成本且稳定可靠的视觉模块。”

这是陈震的“小目标”,他没有好高骛远。在2018年,公司的规模将从60人扩充到80—100人。而作为一个在读研究生,在2018年,他即将毕业。虽然老师很支持学生创业,但赚钱似乎不是陈震的唯一念想,他很可能继续学习,做项目性研究。

陈震觉得,学习与计算机交流将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一项必备技能。“我的很多同学正在做在线的编程培训,有很多是面向小学生的课程。计算机语言也许会迅速成为新的‘英语’。我们当初学习英语,是为了更好地与人交流。未来,计算机和机器将越来越多地与人协作去完成任务,而编程就是与计算机交流的方式,学编程就是为了和机器沟通。”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孙毅

相关阅读

京暮新窗口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京暮新窗口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京暮新窗口微博
  • mobile京暮新窗口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京暮新窗口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