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暮新窗口 > 新闻 > 国内

南京大屠杀80周年祭:如此伤痛 我们永远不能忘

2017-12-13 12:14 编辑:刘伟利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12月13日讯,今天是第4个国家公祭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集会广场降半旗。上午10:00,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了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凄厉的警报声再次响起,昭昭前事,惕惕后人,拂去历史尘埃,伤痛仍然刻骨。

在南京市的17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12个社区和6家反映抗战主题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与国家公祭仪式同步举行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活动。上午10:00,由中国博物馆协会纪念馆专业委员会组织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等国内20家反映抗战主题的纪念(博物)馆同步举行悼念活动。

海外华侨华人社团将同步在世界各地举行悼念活动,并举办《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共有约208个海外华侨华人社团参加。

1937年 口述 缅怀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12月13日,侵华日军野蛮侵入南京,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持续6周,30万同胞惨遭杀戮。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过去了80年,登记在册、健在的幸存者已不满百人,他们中许多人像90岁的幸存者常志强一样,记忆正变得模糊。

时间虽流逝,国破家亡的伤痛却历久弥深。只要提起日本一些人对那段历史的否认,常志强这位平时和蔼而沉默的老人,就会突然激动起来。因为伤痛刻骨铭心,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的信念更历久弥坚。

今年初的一次脑梗后,常志强讲述1937年12月的那场灾难时有些吃力:当年,常志强一家八口在逃往难民区途中遭遇日本兵。子弹呼啸而至,父亲当即中弹身亡,母亲则被一刺刀戳倒……“我母亲跌下来了,夹着我的小弟弟还没有放松,撑着又站起来,鬼子又戳了两刀。我小弟弟就掉在地下哇哇地哭。鬼子就把刺刀照我弟弟屁股上头一挑,摔得老远的。另外三个弟弟,分别只有四岁、六岁和八岁,也一个个地被日本兵夺去了生命。”

被屠戮血洗的童年让常志强沦为孤儿,靠邻里的施舍才活下来。后来,他将原来的“戴”姓改为“常”。数十年里,对这段悲惨的往事闭口不谈。

“我们家从来就没有清明节,别人家都忙着烧纸祭祖,我们家的孩子就看着很稀奇。”常志强的小女儿常晓梅说,哥哥和姐姐跟她一样,除了“被日本鬼子杀了一家七口人”,其他一概不知。

2017年 哭墙上又添20个名字

12月7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又称“江东门纪念馆”)将今年新收集到的20位遇难者姓名刻在“哭墙”上。

现场,新增遇难者遗属代表杜光达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路洪才、陈桂香,一同在“哭墙”前举行家庭祭告活动,祭奠被日军杀害的无辜亲人。

每年国家公祭日前夕,江东门纪念馆,都会把一年来收集、核实的新增遇难者名单镌刻在名单墙(又称“哭墙”)上。此次新增遇难者姓名分别是黄添兴、黄夏氏、杨义成、杨春荣、王舒然、王桂生、林阿苗、杜少奇、常厚堃、郭有富、郭有强、孙道林、孙道树、朱庭财、石永祥、单佩财、刘永贵、孙俊武、郭声楠、韩少停。

12月10日凌晨2点,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老人与世长辞,享年100岁。管光镜1917年4月出生,1937年他在溧水东河沿边目睹日军飞机来袭轰炸,他躲在大石头底下侥幸生还。南京沦陷后,他还多次目击日军在南京郊区屠杀当地无辜百姓。

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80年•声音 《南京不哭》讲述历史真相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郑洪现年80岁,出生在卢沟桥事变和南京大屠杀发生那一年。2016年,郑洪所写英文小说《南京不哭》在美国出版。小说写了十年,十易其稿。英文不是他的母语,南京不是他的家乡,但一种使命感推动着他:他在为自己写,为与他一样在战乱中长大的同辈人写,也为不知道那场战争之痛的年轻一代写。

郑洪5岁时,第一次看见天边飞来日本战机,连续投下点状炸弹,弹头按半圆形弧线下坠,随后是漫天烟尘和满街尖叫。10岁时,在广东农村,他学会跟着家人“躲警报”。来不及跑就钻到床下,等“不响了”再爬出来,看大人们搬尸体:身体和衣服支离破碎,拖地的脚在地面划出带血印迹。

2005年起,授课和研究之余,郑洪开始写作。2015年,英文版《南京不哭》终于写就。2016年8月,英文版《南京不哭》付梓;同年底,郑洪亲译的中文版由江苏译林出版社发行。

《南京不哭》面世后,连续数周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卖到脱销,多次加印。他说:“西方社会对日本战时的暴行显然已经忘记了大半。我们的声音,在美国的学术界渐渐被淹没了。这个时候,我们更应对世界发声,把历史的真相用种种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让世界深刻认识日本侵略中国的史实,唤起世人的良知。我们必须防微杜渐,不容20世纪的惨剧有一丝丝再度发生的可能。”

日本人为受害者代言“直到我生命终结那天”

“我想成为(大屠杀)受害者的代言人,”日本市民团体“铭心会”会长松冈环告诉记者。铭心会为探寻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而设。松冈环与其他会员在将近30年间追访、追查数百名受害者和日军侵华老兵的经历,把他们的证言集结成书、拍摄成纪录片……松冈的同道,人数或许不多,但决意继续他们的努力,以追寻和传播历史事实。“不少日本人一直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她坦言,“日本80年前所发动的侵略战争至今仍未画上句点,对日本人来说是一种不幸。”“虽然我年纪也不小了,但我会继续下去,直到我生命终结的那一天。”

综合新华社 央视 人民日报 南京日报 现代快报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京暮新窗口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京暮新窗口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京暮新窗口微博
  • mobile京暮新窗口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京暮新窗口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