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暮新窗口 > 深读 > 观点

“方便”之所重在方便 “厕所革命”能否提供更多服务

2017-12-13 10:23 编辑:刘伟利 来源:北京晚报

2017年12月13日讯,如今的人,愿把“厕所”称之为“洗手间、卫生间”,除了说得文雅之外,还有一层含义——如今的厕所,不仅仅是“解急”,还承担着更多功能与外延。

插图 宋溪

京城的“厕所革命”,其要义正在于此——厕所及相关设施的人性化程度,从一个侧面体现着城市的态度——多与少、净与污仅仅是问题的开始。

方便之所,能如何授人方便?“厕所革命”,又该如何解决如厕的新痛点?

特色街区公厕 需要路标引导

午餐时间刚过,南锣鼓巷中来来往往的游客,脚步都有些懒散。

唯有王雷行色匆匆,东张西望的他,在巷子口看到一处公共厕所,急忙闪身走了进去。

“师傅,能拿点儿手纸么?”公厕一进门,迎面是工作人员的休息室,窗前挂着免费取手纸的牌子。如愿拿到手纸的王雷,向左一拐走入男厕。没有窗的空间有些昏暗,脚下一滩滩灰黑的污渍,满是游客的脚印,让王雷皱了皱眉。

“这是我第四次来南锣了。”亲朋来京,王雷少不了当几次导游,南锣鼓巷及周边的胡同,他也来来回回走过几趟。在他看来,南锣的公厕纵然有专门的保洁人员,公厕内的卫生条件仍谈不上优良。外加局促的空间,“整体感觉就是普通街边的厕所,不像是在特色街区。”

一路向北,位于南锣鼓巷北端的一处公厕,甚至出现了排队的现象,这让第一次来北京的游客陈先生颇为不解:“热门景点的公厕不应该设置得大一点么。”

与此同时,公厕的设计也成了部分游客的“槽点”,纵然游人如织,南锣鼓巷中的几处公厕,都只有基础的卫生设备,遑论婴儿尿布台等服务设施。

而对于那些徜徉在未被商业化浸染的胡同中,想寻找“原汁原味”胡同文化的游客,公厕设置的另一项短板被不断提及--曲折的胡同中,诸如公厕的公共服务设施,都没有明确的标牌可以引导。

事实上,南锣鼓巷向东西延伸的诸多胡同中,公厕数量并不少。但胡同的路标中,往往只会标识附近的景点或餐饮机构,从不提及公厕位置。本就路不熟的游客,即便使用手机地图引导,也难以找到隐藏在胡同角落的公厕。

居住在帽儿胡同近30年的孙女士,则对厕所有着另一面的需求,年过七十的她,希望胡同中的公厕,能进行进一步的适老化改造。

“厕所已经整修过几次,比原来条件好多了。现在老有专人给打扫,唯一的希望就是加一些扶手,最好不要金属的,太滑。”孙女士坦言,虽然周边胡同成了热门景点,但居住于此的居民,老年人越来越多,因此除了整洁外,安全、方便的需求更高。如现有公厕坑位往往是金属材质,遇水湿滑;金属扶手等设备,在冬天也颇为冰冷。

“既然是特色街区,环境现在弄得都挺好,公厕不该拖后腿。”王雷建议,像南锣鼓巷这样街区的公厕建设,应该有一定的面积、环境标准,并针对游客特点,提供相应的服务:“总该有个放背包的空间。”

社区周边简易厕所 也能江湖救急

景区周边的公厕,需要思考怎么建设。而在许多社区群落中,公厕的“存在感”,仍然是最大的问题。

今年9月,上班族樊羊源就经历过一次尴尬。她还记得那是去安贞门拜访朋友的路上,处于肠胃炎的她,下车后刚刚走到朋友小区门口,就“忍不住”了。

“第一次去,楼栋又多,腹泻来了十万火急。”樊羊源向小区门卫打听,得知小区内并无公厕。紧急时刻,她只有捂着肚子、一路小跑,向小区外的酒店求助:“如果小区里有公厕,或者门卫处有一个简易厕所的话,也能临时救急。”

事实上,大型社区周边缺少公厕的问题已存在多时。以立水桥地区为例,选择南起立水桥南,北至立水桥地铁站的区域进行搜索。方圆超过两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包括明天第一城、东辰小区、佳运园等多个社区,却只能查询到两处公共厕所——分别在社区医院和郊野公园内部。

62岁的王秀荣住在大兴兴华大街某小区,已经退休的她,每天都会带着孙女下楼玩耍。据她介绍,像很多小区一样,自家小区在建设时也没有公厕。孙女和自己要是有内急,只能借用一楼邻居家厕所或去小区外餐馆解决:“就为了上个厕所,老人很少有体力带着孩子一口气上下四楼。老是麻烦邻居、商家,从心里也觉着不好意思。”

在王秀荣看来,公厕最应该建在流动人口多、老人小孩儿多的地方,居民小区也可以建公厕,“只是该怎么选址、由谁牵头和打理,难度肯定不小。”

家住和平里的“老北京”蒲建才则认为,居民小区建公厕需要考虑“性价比”--小区居民“抬个腿儿”就能回家解决紧急情况,小区外居民通常也能在街边公厕或者餐厅化解内急:“最关键的一点是,现在你要真在老旧小区补建公厕,业主普遍不会答应。破坏小区环境不说,谁来建、谁出钱、谁管理?”

相比于老旧小区提前未规划、补建难度大等因素,在京城一些新建的居民小区里,已建成使用的公共厕所,同样面临着烦恼。

三年前,张弛在通州马驹桥镇购买了自己的住房,该小区在规划建设之初就配备了公共厕所。在该小区17号楼下,是一处占地约30平米的公共厕所。厕所的外观样式、墙体颜色与居民楼风格浑然一体:“虽然平时也有中介、小区外的人上厕所,但准确说这个厕所是给小区居民盖的。”

张弛透露,由于进入小区必须刷卡,物业安保比较严,小区里的公共厕所使用者并不多:“奇葩的是,厕所的卫生条件却很差,光线昏暗、地砖泥乎乎,一些设备坏了也不见修,我宁可忍一会儿回家上也不去那儿……”

公共设施
光考虑干净 不能算革命

“厕所革命”的话题兴起,邻国日本的经验被一再提及——日本公厕的便利程度常让旅行者惊叹。这其中,除了公厕干净整洁之外,其设备之丰富,外延之完善,方方面面诠释着人性化服务。

“无障碍设施、感应灯、尿布台、婴儿座椅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纸尿裤的专用垃圾桶。”旅游归来已有半年时间,许培仍对日本的公厕“念念不忘”。在他看来,能否提供更多服务,才是“厕所革命”所需要考虑的问题:“光考虑干净不干净,不能算作革命。”

事实上,京城诸多公共设施内的公厕,也开始外延服务的尝试。例如母婴室、母婴设备,已出现在京城诸多商场中。

“这里天天都有人在用,周末没准还要排队。需求肯定是有的,但很多商场还没有设置,连个尿布台子都没有。”位于西直门桥西北角的凯德Mall中,不仅设置了残疾人专用卫生间,楼宇中部的卫生间一侧,还专门设置了母婴室。虽然面积不大,仍能保证带孩子逛商场的母亲安静地喂奶、更换尿布。

作为母亲,姚佳格外关注诸如此类的服务设施,还在网上查阅过网友评测的服务设施红黑榜,“现在黑榜上的商场我基本都不去了,太不方便。”

位于朝阳区的蓝色港湾国际商区儿童城M层(地下一层),同样设置了母婴室。其中一个在进门后左拐,整个母婴室由钢化玻璃材质制成,上写着“母婴关爱室”。母婴室外有长凳可供休息,母婴室后,则是电梯、安全通道出口。

顺着此母婴室的指示方向,绕过儿童城M层咨询前台往里走大约100多米,可以找到另一处母婴室。相比于进门左拐的母婴室,这边的母婴室显得比较低调,只有白色门上的一个简单图案。母婴室位于男女厕所之间,虽然紧邻厕所,但现场干净整洁,有两名保洁在现场工作盯守。母婴室内有梳洗台、镜子、供二至三人坐的小沙发,而母婴室门口是电子化开关,按一下即可开关门。一旦进入,不用担心他人突然闯入。

“一到周末,这个母婴室就不够用,平均每天一两百人用,而且还要排队。主要是换尿不湿、换衣服、喂奶等等。”据保洁人员介绍,此母婴室建成大概有一年多时间,平时周一到周四,母婴室的使用人数相对较少,而周五、周六、周日三天是高峰。

“别小看这些细节,处处都是人性的光辉啊。卫生间里有个婴儿座椅,占不了多大地方,家长就能踏踏实实‘方便’。”姚佳建议,公共设施、尤其是商场中的公共卫生间,可以在改造后由第三方机构及时发布测评信息:“有了红黑榜,这些企业才有动力革命。”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吴楠 李松林

相关阅读

京暮新窗口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京暮新窗口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京暮新窗口微博
  • mobile京暮新窗口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京暮新窗口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