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暮新窗口 > 人文 > 人文

志怪:嘉氏二海怪的发迹

2017-12-08 15:03 编辑:刘伟利 来源:北京晚报

嘉佑和嘉应是中国古代海洋神话中的两个海怪,并称“嘉氏二怪”。他们本是兄弟二人,长相相似,形影不离,他俩时常出没在海上,主要活动范围在东海海域。这二怪颇有神通,每出现则天昏海暗,他们或兴风作浪,或施术惑人,过往商船受害颇多,后来,二怪被海神妈祖降服,成为其座前护法神,民间亦俗称之为千里眼、顺风耳。也有观点认为,嘉应、嘉佑与千里眼、顺风耳皆为妈祖的护法神,护法神实为四人,无有定论,民间一般认为嘉氏二怪即千里眼顺风耳。

作者:盛文强


妈祖降服嘉氏二怪

嘉氏二怪与千里眼、顺风耳实为同源异出的传说,后来走向分化,由两人分身为四人,实因妈祖信仰日盛,降妖伏魔的事迹愈多,陪神也就越来越多,比如湄洲妈祖庙的两殿中共有十八位配神,谓之水阙仙班十八员,其中包括四海龙王、宁波茅竹五水仙、莆田木兰坡三水神、泉州林巡检、伏波二将军、嘉应嘉佑和晏公总管,阵容庞大。诚如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所云:“神话大抵以一神格为中枢,又推演为叙说,而于所叙之神之事,而从信仰敬畏之,于是歌颂其威灵,致美于庙坛,久而愈进,文物遂繁”。

在说嘉氏二怪之前,不得不先说他们的主人--海神妈祖。妈祖是中国的海神,约生于北宋初年,她本是湄洲岛上的渔家之女,名叫林默。据南宋廖鹏飞所撰《圣墩祖庙重建顺济庙记》:“世传通天神女也,姓林氏,湄洲屿人。初以巫祝为事,能预知人祸福。”相传海上行船之人遇到风暴,只要高呼她的名字,她就会驾云赶来相救,历代船工、海员、旅客、商人和渔民无不信奉,在船舶启航前要先祭妈祖,祈求保佑顺风和安全,在船中还专立妈祖神位供奉。在历代的国家祭祀中,妈祖的地位不断提升,及至明代,郑和七下西洋时,史无前例的庞大船队把妈祖信仰传播到了国外,使妈祖的信仰遍布全世界,甚至远播欧美和非洲,算得上是中国古代海洋文化中的一个奇迹。

妈祖的神话被道德家们推到无以复加的极致,其神通也无所不能、无所不至、无所不在。据《天妃显圣录》载:“时有二魔为祟,一曰嘉应、一曰嘉佑,或于荒丘中摄魄迷魂,或于巨浪中沉舟破艇。妃至,遂逃于云天杳渺之外。”这二怪猝然出现在海上,不知其来历,也不知于何时得神通成魔,嘉应和嘉佑的早年经历被跳过,终被妈祖的法力所制服,收为护法神将。嘉氏二怪的晋身之路并不平坦,改邪归正后,又经历了长期的征讨工作,昔年一同为怪者,多经二怪之手剪除。《天后本传》中就有“海祟皈依”一帧,即二怪与妈祖征服海上精怪,画面中妈祖乘船,二怪侍立,波浪中有三个鱼头海怪束手就擒,朝妈祖跪拜。

从传世的嘉氏二怪的绘像来看,嘉佑赤面金装,以手指着耳朵,嘉应则为绿面的千里眼,手搭凉棚向远处瞭望。嘉应喜,嘉佑忧,二者分别代表着海神的喜与忧,是海神妈祖的精神外化。妈祖身边有巨大齿獠牙的二怪护法,更增添了海洋信仰的浓烈巫风。

鬼头鬼脑的形象与神圣庄严的整体氛围格格不入,张牙舞爪的姿态也不符合庙堂仪轨,妈祖“庙堂化”的程度越深,这种矛盾就愈发不可调和,亟待推出新的图像系统,以应对庙堂化的严峻课题,野逸的嘴脸,须经历脱胎换骨般的痛苦改造。

我们可以从清代朱仙镇年画《天后娘娘》中看到嘉氏二怪经历“庙堂化”改造之后的形象。该年画为清代后期老版,为了便于形象识别,此处收录的图像为年画线稿,妈祖居中,身边左右环列四人,这四人为护法神,或为嘉佑二怪和千里眼、顺风耳的四神将组合,四人相貌雷同,难以分辨嘉氏二怪是哪两个。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昔年的妖魔已经变成峨冠博带、方面大耳的形象,他们收起巨齿獠牙,陡然间获得了斜插入鬓的剑眉,遮蔽尖角的冠冕,原本赤着的双脚也蹬上了锦靴,原先的铁斧和钢叉也都弃之不用,如今他们手里拿的是书卷,怀中抱着象征君子美德的宝剑。

审视嘉氏二怪的履历,则不难发现,嘉氏二怪在中国海怪中算得上异类,他们俩由怪变神,成了正果,就像成佛后的孙悟空。谁又能记得,冠冕袍服层层镶裹之下的是昔年的妖魔。

 

来源:北京晚报

京暮新窗口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京暮新窗口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京暮新窗口微博
  • mobile京暮新窗口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京暮新窗口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