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暮新窗口 > 深读 > 封面

7·21暴雨一周年:地下室群租房雨季隐患重重

2013-07-22 02:51 编辑:TF007 来源:网络

2013年7月22日讯,走下一段幽暗的楼梯,进入曲曲折折的楼道,这里分布着上百间如同鸽子笼一样的房间,到处弥漫的是闷热潮湿的气息,简易的房顶上还留着漏水的痕迹……记者暗访市中心的地下室群租房,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 东花市南里东区15号楼地下室的公共洗漱区 目前正是北京随时可能拉响暴雨警报的季节,去年721不少地下室被淹,有的地方还出现租户触电死亡的极端事件。相关部门的统计数字显示,去年共有278处人防工程受灾。然而,那些漏水的地下室今年仍在出租,而且人满为患。记者深入市中心小区的地下室,仔细观察了这里的防汛设施,发现隐患重重,令人担忧。 东花市南里东区15号楼地下室地上铺着棉被用来吸水 东花市南里东区15号楼地下室出租屋,一处进水的楼道 东花市南里东区15号楼位于白桥大街和广渠门内大街交叉口路西。2012年7月21日晚上,就是在这个路口,大雨和河水倒灌导致铁道桥下地势低洼处大量积水,一名男子不幸丧生。而记者到此采访前约四个小时,大雨倾盆而下,雨水冲进东花市南里东区15号楼的地下室,租住在那里的人们慌忙逃出,搭帐篷在小区地面过夜。然而暴雨过后,很多人搬回地下室继续居住,只因为“租金便宜”。15号楼地下二层就是去年大雨时被淹没的出租屋,入口处有一间“办公室”,在“办公室”外的墙上记者看到贴着“安全消防逃生示意图”,显示地下室的地形并不复杂,实际走一遍,会发现不少在示意图上没有标注的“岔路”,进入这些岔路很容易迷路,如果是初来者,遇到危险或者灾情逃生都会有相当大困难。所有“路”的两边都是一扇扇紧锁的门,偶尔有几处转弯或者开阔的地方,已经被人拴了绳子,挂着洗干净的衣服。整个地下室,从东往西的直线距离不超过百米,粗略统计之下,房门的数量已经过百。    地下室的公共洗漱区靠楼北侧,有一个公用的洗澡间,使用时要自己锁门,有一台运转时噪音很大的洗衣机,一个约10米长的洗漱池和与之大小相称的镜子,洗漱池的东西两边分别是男、女卫生间。整个地下室十分湿冷,洗漱区的地上铺着两床棉被,用来吸干地上的水。据东花市街道透露,去年7月21日,全市普降特大暴雨,积水倒灌进东花市南里东区13、15号楼地下室,地下一、二两层积水最深处达1.3米,过水面积达1万平方米左右。小区内供水、供电等设备被淹,导致13、15号楼及周边11栋楼停水、停电,电梯无法运行,涉及居民共近3000户,近1万人;地下一层综合市场76个摊位,地下二层460户租户受损,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500万左右,间接经济损失500多万。 不惧被淹只因房租便宜 地下二层与车库相通,离车库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路用灰色砖块堵住。有居民表示,灰色砖墙里面,是曾经被淹的出租屋。借着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到里面的房门敞开,垃圾堆在曾经的走廊上。在这里,用灰色砖块堵住的区域有两处。还有一处地面上铺着棉被,已经吸满了水,墙根放着三个脸盆,黑色的塑料袋做成水渠的样子贴在墙上,把水引到盆里,路尽头的屋子敞着门,无人租住。两个月前,小王和女友搬进了15号楼地下室,小王的房间只能放下一张双人床,他女友的房间除了床,还能放下一张小桌子。“主要是便宜,刚来北京上班,没什么钱。”他也听说了去年这里曾经被淹,但他不在乎,“房东说今年不会了,前几天下雨,我看也没啥,不会出事。”小王所说的“房东”,就是在“办公室”里的两个年轻人,20岁上下,“他们承包了这个地下室。”在“办公室”里,两个年轻的“房东”一个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个坐在电脑前听歌。“6平米的一个月450,再大的有8平米的,10平的、12平的都有,最贵的1200,你自己住或者当仓库都行,随便。不过这一阵楼上装修,房顶漏水,所以暂时不收新住户,想住的话留个电话,装修完了我告诉你。”至于防水措施,在曲折的地下室里,有两处锁起的铁门,门下用沙袋堵了一层又一层。“过一阵还要建‘大坝’呢!”一个“房东”说完,另一个房东赶忙补充:“就是那个卷帘门的地方,要加个围挡一样的东西,下雨的时候立起来,防止灌水。”据本市媒体7月初的消息,东花市南里东区15号楼在内的本家润园小区,今年又想出租地下室,但并未取得手续。而记者看到的,地下室已形成事实上的群租。 西城区西绒线小区地下室暴露的电线随处可见 各种线凌乱的在一起,安全隐患十分明显 西绒线小区是西城区的一片回迁小区,这里的地下室基本上都被分割成小房间出租,在小区转了半天,记者才发现一扇破旧的楼门,旁边挂着“房屋出租”几个字,进门之后是一段向下的幽暗的台阶,由此进入地下群租房的世界。狭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楼道,两边全是一扇扇紧闭的门,“基本都上班去了,现在没有房子,人早就住满了。”一个值班的大妈告诉记者,这里很难空下房,不等一个人搬走,好几个早就排队等着,主要还是因为便宜,“最小的单人间550元,最大的可以住三口之家,1000多块。”一名正在洗衣服的女孩告诉记者:“今年没下太大雨,没怎么漏水。”这个小区在去年暴雨中没有东花市南里小区进水那么严重,但是抬头望天花板,简易的石棉板上到处是暗黄色的水渍,显然是曾经漏水的痕迹,天花板很多处都破损了,可以看见里面错综复杂的各种管道。最触目惊心的是随处可见的暴露在外面的电线,一团一团地纠结在一起,有的缠在房顶的管道上,有的堆在配电箱旁边,还有的就在离地面不足20公分的墙壁上,记者看到,墙上一个大洞里塞满了各种电线,有些电线外的胶皮都破损了。721事件中,受灾者中很多人表示曾经在水中遭到电击,这都是因为电线漏电所致。而记者看到的这些杂乱的电线,只要进水到小腿就会完全浸没在水中,到时候整个地下室就会变成一个导电场。 窗户被钉死 安全通道关闭 进入地下室,记者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走进了一个迷宫,狭长幽暗的楼道不停地分叉,两边都是差不多的门,回头去找进来时的路竟然找不到了,如果遇到紧急灾情,在这里逃生将是一个难题。在昏暗的岔道里转了许久,记者看到不远处闪着一点亮光,走近一看是一个“安全出口”的牌子。顺着牌子指示的方向,记者爬上一段楼梯,来到一扇破旧的门前,隐约可以看到门缝中透出的阳光,可是门却推不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安全出口被锁死了。在这片拥有数百个房间的群租区里,记者一共找到两个安全出口,另一个虽然门开着,但是通向出口的楼梯都是黑暗狭窄,如果遇到灾情紧急疏散的话,肯定会拥挤不堪,或发生踩踏。在地下室,记者还发现这里很多房间没有窗户,即使有窗户也都是被铁丝钉成网状。“以前这里经常丢东西,派出所现在还贴着告示呢,钉窗户可能是为了防盗。”一名住户这样猜测。记者在查阅去年暴雨的相关报道时注意到,在地下室进水的时候,一些受灾者难以逃生就是因为房门受到水的压力根本无法打开,如果窗户再被钉死不是彻底断了逃生之路吗?在整个地下室转了几圈之后,记者没有看到沙袋等用来防止灌水的应急物品,地下室出口的楼门仅比路面高出两个台阶,如果雨水倒灌进来将如何应对呢?记者询问一个值班的女孩,她表示:“不清楚,房东不在。”一名住户悄悄告诉记者,虽然今年雨水没有倒灌,但屋顶漏水还是有时候会发生,“不知道从哪里漏下来的,房顶都坏了,有可能是房顶上的那些管道出了问题,上面什么管道都有,热力、排水、燃气,不知道哪个坏了。” 记者手记    地下室防汛隐患谁来管 地下室的出租房每间也就几平米,对于众多选择来此居住的人来说,除了便宜,没有其他值得肯定的地方。 至今东花市南里东区的居民们还经常聊起去年的大雨和被淹了的地下室。 “去年大雨之后听说地下室都不让住人了。”然而,如今这里仍然人满为患,记者从住户小王口中得知:“他们说去年大雨后,这里换了房东,现在是新房东。”为何曾经出险的地下室换了个房东又可以出租了呢?东花市南里居民们认为,租地下室“应该找物业”,而物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地下室好像归人防管。”似乎没人说得清地下室的问题归谁管。在西绒线小区,一名住户告诉记者,最初租房的时候,因为怕出现险情曾经咨询过防汛热线,“他们说如果倒灌或者漏水可以打电话报险,但是平时检查不归他们管。”其实,本市2011年开始就开始严查地下室群租的隐患,也曾多次明确表示不再允许地下室群租,但两三年过去了,地下室的群租以及相关安全隐患依然没得到解决。诸多地下室,有的被改建成了仓库,有的被改建成大商场,还有的改建成旅馆或者承包给一些房东出租。但这种几乎是无条件的招商引资也带来新的问题,那就是管理混乱,安全隐患严重。去年721地下室进水淹死人,现在听来依然心惊肉跳,但似乎无法挡住利益前进的步伐。暴雨只是掀开了地下室管理乱象的一个角落。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京暮新窗口网  记者:张鹏 习楠/文

相关阅读

京暮新窗口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京暮新窗口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京暮新窗口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京暮新窗口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takefoto@vip.sina.com。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京暮新窗口微博
  • mobile京暮新窗口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京暮新窗口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